您的位置:织梦云 > 网上娱乐平台APP >
网上娱乐平台APP

湖南桃源县647个村开通网站公开村务(2)

2018-07-11作者:采集侠来源:网络整理次阅读

  尝到甜头,张小平觉得村务网上公开可行,向乡里汇报,乡里又向县里汇报,县里觉得这样可随时查阅村务,不必要到现场查看,决定整合党员教育远程系统,在华阳村试点,开始村务网上公开的摸索。

  3

  5分钟就说服了县委书记

  在桃源县摸索的同时,长期调查农村问题的于建嵘发现,网络、录音笔等现代科技产品,让民众维权行为发生了变化。

  在给官员讲课时,他总是告诫官员不要强行拆房子,不要骂老百姓,不要耀武扬威,因为一不小心就麻烦大了,“一旦骂了,有录音录像,一上网,贴个标签,说‘史上最牛某某’,领导肯定会要你下台”。

  于建嵘是湖南衡阳人,2001年他的博士论文《岳村政治》一书,和李昌平的《我向总理说真话》成为当年影响中国三农问题的轰动之作。为了写这本书,他在湖南调查了近两年。

  有一次,于建嵘发现一位老农拿笔抄村务公开栏的内容,感到很奇怪,就上去问抄这个干什么。老农叹气说:“没办法,不抄起来过几天就看不见了。”于建嵘问:“抄了有用吗?”老农说:“他们不认账。”

  经过调查,于建嵘发现传统村务公开有三个问题,一是不实时公开;二是假公开,领导来检查才公开,内容水分大;三是保存不了,公开过的东西留不下证据。

  于建嵘想到了网络——将村务公开搬上网。根据他的设想,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主持开发出了“村治在线”。

  在桃源县调查时,于建嵘发现当地正在研发村务网上公开系统,花了几十万。于建嵘说:“你们不要浪费钱了,我们免费赠送村治在线,操作方便。”桃源县领导一看,果然很方便,当即答应安装。

  在河南中牟,县委书记听了于建嵘的介绍,也同意安装,说服过程仅花5分钟。

  去年11月19日,“村治在线”率先在桃源和中牟开通,当时国务院新闻办发布的消息是“让乡村民主插上科技的翅膀”。

  4

  网上公开揪出村里“蛀虫”

  其实,在2008年7月,桃源县纪委就迎来了兴隆街乡松林村一位网民。该村民说其他村的移民资金早已在网上公布,而他们村却迟迟没公布,共涉及款项11万多元。接到举报,桃源县农村经营管理局调查发现,村支书周某在领取移民款后并未入账,私吞6万多元。周某后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桃源县纪委统计,从2008年至今,共查处村级违法违纪案件46件,其中通过网上举报查实的有13件。

  而在河南中牟县白沙镇,“村治在线”成了镇里监督村里的一面镜子。10月14日,该镇对各村发通知称,最近,部分村联户代表会议不按规定时间开,简化会议程序,参会率低;有些村连续几次会议都没有代表质询,失去了开会意义;有些会议记录明显有财务支出,但最后公布的账目却显示本月无收支……通知列的12项问题,都是从网上村务公开中发现的,对这些问题,镇里将进行整改。

  但是,桃源县一位干部感慨道,村务公开如果“只是将原来墙上的内容搬到网上”,所公布的都是“能见得人的”,“只是个形式”,也没什么人上网看。

  数据也似乎印证了这句话,5月30日至今,桃源县村务公开网访问量不到一万。在村里,90%以上村民不知道村务上网,有的村支书仍不会上网。

  即使是位于郑州郊区、城镇化程度相对较高的中牟县白沙镇也大体如此。为了方便村民网上查村务,白沙镇政府门口及部分村委设了电子触摸屏,有专人帮忙不会上网的村民查阅。

  村民不会上网,农村网络普及率低,于建嵘在设计“村治在线”时就预料到了。但是经过试验发现,只要网上公开了,对村委会和村干部就有所约束。比如县里给村里拨20万,村里只公布10万,县里就会问,还有10万呢?一查就会水落石出。

  5

  大面积推广遭遇“动力问题”

  桃源县的试验似乎正朝着于建嵘心中的蓝图发展下去。桃源县副县长张志红介绍说,目前,该县“村治在线”已由村一级上升到乡镇的站所,这些站所在年底前政务全部上网公示,包括财务。以后,政务公开的尺度可能会进一步扩大。

  到目前为止,全国已有6个县和1个地级市安装了“村治在线”。今年8月3日,江西、甘肃、青海、安徽等省的省委书记分别在《人民日报》等媒体发表署名文章,对网络行政给予高度认可和充分肯定。

湖南桃源县647个村开通网站公开村务(2) 相关的内容:

关于 湖南桃源县647个村开通网站公开村务(2)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