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织梦云 > 网上娱乐平台APP >
网上娱乐平台APP

云南罗平副局长被砍死案开审 被告庭上情绪失控

2018-07-11作者:采集侠来源:网络整理次阅读

云南罗平副局长被砍死案开审被告庭上情绪失控

夏建忠出现在法庭时,看上去比5个月前胖了许多


  “每个人都会说,要理智,好好地处理自己的感情,我也想好好地处理自己的感情问题;可是当感情问题落到自己身上时,它是那么的艰难。”

  ——犯罪嫌疑人

  5个月了,沙女士终于等来丈夫张敢被害案的庭审。

  昨日下午,曲靖市中院在罗平县法院开庭审理了夏建忠因“情感纠纷”,于6月11日在罗平县交通局副局长张敢办公室把其砍死一案。昨日的庭审原定下午2时30分开庭,但因旁听人员太多,庭审被推迟15分钟。

  下午5时20分,当被告人夏建忠作最后陈述时情绪失控,参加旁听的被害人亲友也开始对其进行指责,庭审无法进行,法官宣布休庭。

  回忆:“我只想教训他一下”

  中午12时以后,张敢的亲友陆续赶到,约有100多人。张敢67岁的父亲是前天晚上才从儿媳沙女士处知道儿子的案件昨日开庭,自从张敢离开后,他常偷偷流泪。

  下午2时45分,当夏建忠出现在法庭时,看上去比5个月前胖了许多,自称案发前只有67公斤的他,现在已经有80公斤了。他说,事发后,他得以释怀。

  提起感情生活,夏建忠用了“隐”“忍”“瞒”“藏”四个字来形容。他说,他和妻子唐某从2008年开始不和,曾经分居,也曾吵架。每次他打电话给在城里的妻子,总说不上几句话,就被挂断。妻子告诉他每晚10时后就关机,但他从妻子的通话记录里发现,妻子最晚的时候到凌晨1时多还在跟张敢通话,通话时间最长达到1个多小时,一天中短信最多的时候达到18条。

  让夏建忠最难以释怀的是,他在妻子的手机上看到张敢发给妻子的彩信中有两个“小猪猪”抱着亲嘴的彩信。而事发前,他在妻子短信发件箱里看到一条发给张敢的短信,内容是“我也想你”。为此,他问过妻子,妻子回答“是张敢先发给她的”。

  夏建忠说,他听到旁人闲言碎语地说,妻子常下乡和张敢在一起,他觉得很丢人。他称:“每个人都会说,要理智,好好地处理自己的感情,我也想好好地处理自己的感情问题;可是当感情问题落到自己身上时,它是那么的艰难。”

  法庭上,夏建忠称,他去找张敢时,曾吃过保健品,感到精神恍惚,但有些事情还是想找张敢问明白。他提着菜刀去只是想教训一下张敢,可当他找到张敢后,双方在言语上发生冲突,张敢的话刺激了他,他开始失去控制。

  夏建忠称,他在张敢的办公室只砍了张敢一刀。但检察机关则称,其在张敢办公室就砍了数刀,当张敢跑出办公室后,又追到一楼,砍了数刀。

  在法庭调查阶段,夏建忠还能清楚地回忆110民警赶到后,他把刀放下,直接上了警车。

  争议:作案时是否精神失常

  昨日,此次感情纠纷的女主角唐某未露面,公诉机关公布了司法机关对唐某的调查,其第一次接受调查时称和张敢有不正当关系,但第二次调查时却又否认。

  就在夏某被刑事拘留后,公安机关委托昆明医学院法医院为其进行精神病鉴定,结果显示,夏建忠作案时神志清楚,精神正常,是个具有完全行事能力的人。

  夏建忠的辩护人称,夏建忠曾经因精神障碍去一家心理咨询室咨询过,还到医院精神科检查过,确实有精神障碍。希望重新对夏某进行精神病鉴定。

  公诉方表示,如果辩护人认为该鉴定不全面或者有问题,可以向法庭申请。

  下午5时20分,法庭让夏建忠作最后的陈述时,他情绪失控,声泪俱下地说:“我愧对父母的养育,对社会是个零,想起年幼的孩子,非常难过,对两个家庭造成了很大的伤害。请求法庭判处我死刑。”

  当坐在旁听席上的被害人家属听到夏建忠的话后,开始破口指责起来,顿时,安静的旁听席开始喧哗起来,看着旁听席上两个家庭的争执。法庭宣布休庭,未当庭宣判,并迅速把夏建忠带离法庭。

  记者 周清芳 摄影报道 (云南信息报)

云南罗平副局长被砍死案开审 被告庭上情绪失控 相关的内容:

关于 云南罗平副局长被砍死案开审 被告庭上情绪失控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