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织梦云 > 网上娱乐平台APP >
网上娱乐平台APP

江苏盱眙上访农民被镇政府收信访保证金

2018-07-11作者:采集侠来源:网络整理次阅读

江苏盱眙上访农民被镇政府收信访保证金

明确写着“信访保证金”


江苏盱眙上访农民被镇政府收信访保证金

新房墙角钢筋外露让村民忧心


江苏盱眙上访农民被镇政府收信访保证金

张文燕(左)和霍益军(右)向记者出示“信访保证金”收条


  “征地补偿低,我们去上访、信访,到省里反映情况。到了南京,镇政府的领导把我们带回来,不仅要谈话,最后还逼我们交‘信访保证金’。”一年半以前,江苏省盱眙县桂五镇宝塔村的两个农民张文燕、霍益军各交300元后,领到一张盖着镇财政所公章的收条,一年内他们再无类似上访行为,才可以领回这笔钱。两人很费解,信访是公民的权利,为什么要交钱保证“不上访”呢?而且,眼下已经超过了原定“期限”半年了,他们还是没拿回这笔钱。

  □快报记者 是钟寅 文/摄

  盱眙几位农民不满征地拆迁条件,上访被带回

  原镇干部:是收了保证金,但几次要退钱农民却拒收

  读者求助

  一年不上访

  才能领回

  300元

  “帮帮我们吧,几个老乡太可怜了。”近日,快报热线96060接到读者梅先生的求助,他盱眙老家的几个同乡,因上访、信访被镇政府带回、警告。更离奇的是,桂五镇的干部让参与上访的农民交上一笔“信访保证金”,并警告,若是再敢上访、信访,就不还这笔钱。

  一年多过去了,还有两个农民手上握着当初镇政府打的收条。梅先生表示,这件事在当地很多人知道,造成的影响也很恶劣。

  部分农民不满拆迁条件

  11月5日上午,记者在盱眙县桂五镇宝塔村找到交“信访保证金”的农民张文燕和霍益军。

  进了霍益军的家后,他们把房门锁上了。他俩说,要是村干部知道他们回家,就会有人来找麻烦,所以不能开门说话。

  确认房门锁好,他们才敢拿出收条,抬头印着“江苏省行政事业单位结算凭证”,票面中间是手写的如下内容:“今收到宝塔村张文燕交来信访保证金(现金)叁佰圆正”。收款单位盖了个红色的章,显示是“盱眙县桂五镇财政所”的公章。两个农民满腹辛酸,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缓缓道来。

  2008年底,江苏省盱眙县化农水库(天泉湖)附近开始旅游开发,承包土地8400元/亩,农民每人安置费1.1万元,拆迁房屋按结构不同进行评估,每平方米补偿几百元。其中不少细节,让村民不满。他们说,首先,很多人拿到的合同都留着空白,甲方乙方、具体数额等很多信息都没填,村干部就让村民在合同后面签字。其次,补偿的价格也过低。

  此外,安置新房的质量也让村民忧心。部分新房还没交付,外墙就出现裂缝,有的墙角下甚至能看到钢筋。“住在这样的房子里能安心吗?”这样的房子卖给农民的价格是1000元/平方米,农民表示,拆迁房的补偿只有几百元一平米,倒贴钱买这样的劣质房,很不甘心。

  上访农民带回后“关押”?

  部分村民不满这样的条件,与负责征地的干部协商无果,几十个村民在2009年4月来到南京,去江苏省信访局上访。上访行动很快被当地政府知道,当天下午,县里、镇里的干部就去了南京。

  据称,参与上访的农民一个个被架着上了大巴车,随后都被带回盱眙县信访局。

  霍益军说,到了信访局,他就被作为“主要人物”给带走。“那时已是晚上8点,天黑了,我被两个人架上一辆车,车子是什么样、什么牌子也没看清,坐进去后能看到车后排有铁栅栏,像是警车。”随后他被送到官滩镇的红光化工厂。

  张文燕更委屈,“我在古城镇上买东西时,突然被桂五镇的警察逮住,然后就给折磨了好几天。”张文燕称,他先被带到王店乡的派出所,扣押的罪名是“无证驾驶农用车”。他被带上警车,戴着手铐从中午12点等到下午5点才解开,原本警方要把他送到看守所,可后来在他的农用车坐垫下找到了驾照,又把他转送到位于官滩镇的红光化工厂。张文燕说,他失去了自由,甚至连上厕所也被看着,就这样持续了数日。

  “保证金”有收条为证

  霍益军和张文燕都说,从南京带回后,手机就被没收,他们都是关了8天以后,才被霍的哥哥领回来的。领回家前,两人都要保证不再上访,还要求霍的哥哥担保。仅仅是口头保证,干部还不放人,最后两人各交了一笔“信访保证金”,才被准许回家。

江苏盱眙上访农民被镇政府收信访保证金 相关的内容:

关于 江苏盱眙上访农民被镇政府收信访保证金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