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织梦云 > 网上娱乐平台APP >
网上娱乐平台APP

湖南耒阳矿征办主任落马 百名干部职工相继涉案

2018-07-11作者:采集侠来源:网络整理次阅读

  【新闻提示】

  一个有着770名职工、掌控着当地1/4财政收入、被当地人视为“最肥”的科级单位,在主任因贪腐落马后,100余名干部职工相继涉案,55名中层干部被立案侦查,涉及金额多达500余万元……

  10月22日,湖南省耒阳市矿产品税费征收管理办公室(简称“矿征办”)特大窝案在衡阳市石鼓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一个科级单位何以养出一窝贪官?这一案例折射出我国基层反腐倡廉建设面临哪些问题?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采访。

  主任办公会成“分赃会”

  主任伙同班子成员四次私分公款57万余元

  耒阳市位于湖南省衡阳市东南部,煤炭可采储量5.1亿吨,是全国产煤百强重点县(市)之一。矿征办在全市各个路口设立了十多个征收站,对每辆运输矿产资源的车辆征收一定金额的税费,每年为耒阳市创造数亿元的财政收入。

  “别的单位每天都是一张报纸、一杯茶打发时间,薪金待遇却比我们要强上好几倍。我们在这个小单位天天与煤渣子打交道,没日没夜,到头来拿的奖金还不能够过个好年。”在2005年春节前夕矿征办主任办公会上,有领导班子成员抱怨。经过讨论,时任矿征办主任罗煦龙当即拍板敲定:以虚假发放下属收费站点超产奖的名义,虚报超收数额,并从中截留近9万元奖金用于“慰劳”班子成员。

  在任职的五年间,罗煦龙先后四次召开主任办公会研究决定,以虚假发放、伪造奖金名册、截留下属站点奖金和暗中降低下属各站点任务指标、多提超产奖等方式规避财务监管,伙同班子成员四次私分公款57万余元。这样,主任办公会彻底变成了合谋贪污的“分赃会”。

  “去年6月,有群众将举报信寄到中纪委,湖南省纪委书记批示要求严厉查处。今年1月我们启动一体化侦查,逐渐揭开案件真相。”衡阳市石鼓区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赵奇说,调查中发现,对于“分钱”,矿征办领导成员早就心照不宣,党性原则都被中饱私囊的快感所湮没。

  “有的官员认为只要大家利益均沾,就不算贪污,不仅不会产生耻辱感,反而能够笼络人心,民意测验得高分,受查处的风险也低。”湖南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刘先江说,从个人腐败到集体腐败,已经成为当前我国反腐败斗争面临的一个新问题。

  夫妻唱双簧敛财成瘾

  客人前脚刚走,他便走出卧室和妻子清点“红包”

  罗煦龙虽然利欲熏心,但在收取贿赂时还不敢明目张胆,妻子匡秀凤便成了他敛财的代言人。

  每逢过节,来家中拜访的人络绎不绝,一有人敲门,罗煦龙便故意躲进卧室关上门,留下妻子在客厅应酬。来者把“红包”递到匡秀凤的手上,自报家门,说明来意和请托事项后便转身离开。客人前脚刚走,罗煦龙即走出卧室和妻子一起清点“红包”。在审讯中,罗煦龙坦言:当着客人的面收钱有失身份,再者碰到难办的请求,也有理由推脱,可以将责任全部推到妻子身上。

  为避免轻易被查处,罗煦龙夫妇决定以亲戚的名义存下赃款。2005年,他们先后将200余万元存在匡秀凤的弟弟、堂哥、外甥女、妹妹等人名下,由罗煦龙夫妇掌管密码;2009年6月,又将95万元的存单转交给罗煦龙的司机保管……

  就这样,罗煦龙在任5年,受贿45.8万元,另有不明来源巨款181.4万元。

  “官员把自己的亲友当作了赃款的屏障,这种现象在基层较为常见。罗煦龙的赃款都是在我们掌握了充分的证据之后,他自己主动交代出来的,否则很难查处。这些行贿款项一般都来自公款,财务公开问题值得我们警惕。”赵奇说。

  亲戚朋友往往成为基层官员贪污腐败线索的突破口。“家庭这一关在廉政建设面前显得越来越脆弱。”刘先江指出,亲友不应该成为公务人员走上贪腐之路的“催化剂”,而更应该起到监督作用。因此,将廉政文化建设引入官员家庭显得十分迫切。

  人事权也成寻租工具

  五次受贿20万元,站长位子顺理成章“送”给黄某

  “我们调查发现,最初罗煦龙还是能够洁身自好的,第一次收了800元钱,坚持要退回去。但最终还是禁不住诱惑,一步步迈向了犯罪的深渊。”石鼓区检察院反贪局办案人员说。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心态说明有些公务人员严重缺乏自律意识。刘先江认为,对党员干部加强思想政治教育、理想教育、职业道德教育不应该仅仅停留在口头上,更应落到实处,让党员干部真正建立起抵御诱惑的心理防线。

  矿征办下设11个税费征收站,工作人员绝大多数是合同制聘任人员,必须“熬”到站长的位子才有可能“转正”,而这一切都由罗煦龙说了算。

  于是“人事”大权也成了罗煦龙寻租的工具。

湖南耒阳矿征办主任落马 百名干部职工相继涉案 相关的内容:

关于 湖南耒阳矿征办主任落马 百名干部职工相继涉案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