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织梦云 > 网上娱乐平台APP >
网上娱乐平台APP

北京房山多座黑煤窑重开工 据称煤炭准运单可买

2018-07-11作者:采集侠来源:网络整理次阅读


10月27日,房山区史家营乡金鸡台村,几名工人在山上卸煤。本报记者 李强 摄

  10月27日,房山区史家营乡金鸡台村。

  煤窑出山的路上,随处可见乡打非办车辆,还有身穿黑色制服的保安人员。在运煤出山瓶颈的贾峪口综合检查站,公安、交通等多部门联合执法,此前存煤向外运,均须出示房山区国土、安监、发改委联合批准的“煤炭准运单”。

  同日,仍然是史家营乡。

  一名满身煤灰、蓬头垢面的男子手拿纸烟,胳膊下夹着手电筒,低着头朝山下走去。男子是山上一家煤窑的包工头。9月底,他带领20多名老乡重返金鸡台。

  此前,北京下大决心治理小煤矿。今年6月,房山关闭了所有的小煤窑。但近日,记者走访发现,莲花庵、大村涧、秋林铺、西岳台等多村庄内,均有私窑在挖采,山中已开始囤煤。

  10月27日中午,史家营乡瓦窑台处的深山沟里,一片马达轰鸣中,一车车原煤被倾泻在山坡上。

  煤车刚走,几名工人便跟着一辆铲车上前,将煤堆推平。

  此时,另一辆煤车在山腰上露出半个车身。一名满身煤灰,头发蓬乱的男子拿起一个烟盒,用笔在上面添加数字。

  大批窑工重返金鸡台

  包工头王喜(化名)说,最近一个月,大批窑工重返金鸡台村,“在瓦窑台,光我知道的窑口就不下二三十个”

  下午4时20分,金鸡台村的另一条山沟中,一辆依维柯在坑洼的山道上快速行驶,未上锁的后车门不断被晃开,再关上。车门开合之间,露出矿灯和几名窑工沾满煤渣的眉眼。依维柯随后钻入一道水泥大门中。

  与依维柯交错间,几名工人走出水泥大门,走进门口的几间小平房。房子门窗破陋,把头的一间屋内,工人们介绍说,他们的两个老乡第一天报到,准备明天下井。

  平房后面的山坡上,几名男子正拎着矿灯往山上爬。

  工人称,他们大多来自河北涞水、张家口及湖南、四川等地,大部分已在此挖煤多年。去年年底,他们所在的窑口被全部关闭,工人被遣散回家。直到一个多月前,他们接到包工头的通知,又回到了金鸡台。

  “这里的几条沟都开了。”包工头王喜说,今年二三月时,整个金鸡台仅有三五个窑口在深山中开井挖煤,其余的窑口或是自行封堵,或是被巡查人员炸掉。但最近一个月,大批窑工重返金鸡台,“在瓦窑台,光我知道的窑口就不下二三十个。”

  该说法得到另一名年长窑工的证实,“说干很快,只要把原来的井挖开就行”。

  黑窑工日薪涨百元

  多名窑工说,去年,他们每天挖煤所得约是一百七八十元,多则200元左右。今年,窑工每天的工资在300元上下

  王喜称,他们窑的煤层好,有30米宽,现在有20多名工人,准备再招10余人。“这两天刚放过炮,药味儿还没散净,得上鼓风机,招人还得等段时间。”

  王喜介绍,一般的煤矿,招人、挖煤及把挖出的煤运到囤煤点,均由包工头负责解决。煤老板只管买矿,并保证没有人来查封。“我们矿每天出煤百吨左右,算上煤工工钱和租运输车的费用,每吨煤的出窑成本为二三百元。目前山内的煤价在六百元左右,煤老板每吨的利润大概有300元。”而作为包工头,王喜每月的收入则有十四五万。

  “和去年比,工钱涨了。”采访中,多名窑工说,去年,他们每天挖煤所得约是一百七八十元,多则200元左右。今年,窑工每天的工资在300元上下。

  金鸡台村沿线,路边尽是堆积的圆木和散碎树枝。靠近村头的一排房中,两名男子正在试图锯掉门口碗口粗的树,见有人驻足观看,便匆匆收起锯条。

  路边一家商店的店主称,大批窑工住在山上,一些日常用品都来这里采购。去年窑口被封后,工人都走了,商店的生意一下子变得很冷清,直到这几个月,才有所好转。

  店主说,煤矿重开后,来村里租房的工人开始变多。跟着,“一些去年退租离开的女子也开始回来,现在村里有将近二十个”。

  “煤黑子俩月不进家就憋不住了,他们赚的也多,有钱。”王喜说,这种现象在煤矿附近很正常。

  多个被封窑口重开

  在两处六七月份曾被炸毁的窑口,几名工人手拿挖煤工具,从一米多高的煤井中走出。窑口邻近的马路边空场上,堆积着少量的煤

  此前,北京下大决心治理小煤矿,房山及门头沟区政府分别表示,将在2010年关闭所有小煤矿。今年6月,房山关闭了所有的小煤窑。

  6月29日,记者发现史家营乡大村涧、西岳台两村附近,仍有小煤窑开矿。此后,史家营乡“打非”人员确认后,将该窑口炸毁。

北京房山多座黑煤窑重开工 据称煤炭准运单可买 相关的内容:

关于 北京房山多座黑煤窑重开工 据称煤炭准运单可买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