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织梦云 > 网上娱乐平台APP >
网上娱乐平台APP

黑龙江男子抵制拆迁自焚:家属称未同意任何协议

2018-07-11作者:采集侠来源:网络整理次阅读

  10月30日上午9时,黑龙江省密山市发生一起抵制强迁的自焚事件。年近七旬的老人崔德喜为阻止强行拆迁,在自家房顶点燃了汽油,导致其面部和双手大面积烧伤。目前仍在密山市人民医院隔离治疗。伤者家属表示,从未同意过拆迁协议。

  事件 逼迫强拆老人脸部大面积烧伤

  10月31日,江西卫视《新闻早报》栏目播报了一则关于黑龙江省密山市强行拆迁的新闻。这则自焚现场的视频传到网上后备受关注,一天内点击率超过40万次,上万网友纷纷跟帖评论。

  昨日下午,记者联系了崔德喜老人的女婿侯金龙,据他介绍,事发当天早上7点,政府各部门,包括公安、城建、消防、城管大队、动迁办、开发商等,来了有近百号人,“当时我们才刚刚起床,发现外面已经拉起了警戒线,消防车、救护车、铲车和挖掘机等都准备就绪了。”侯金龙告诉记者,剩下的9户不肯拆迁的人家都被围了起来,据周围居民反映,凌晨3点就有警车陆续来到现场。

  8点半左右,据崔德喜的女婿侯金龙称,当时他被所谓的工作人员哄骗到屋内,“很多拆迁人员都没穿制服,像是一帮无业游民,拿着锤子、木棍等一些器具”。为保卫自己的房子不被强行拆除,崔老汉和老伴爬上了自家房顶,此时有六七名男子也上到房顶,准备把夫妻俩劝下来,崔德喜拿出一瓶液体浇在自己身上,欲用打火机点着。从视频中可以看到,当时有一人上前拽崔德喜,慌乱中打火机将崔德喜的衣服点燃,老人迅速脱下上衣,赤裸上身坐在屋顶上,场面一片混乱,周围的人帮他扑灭了火,并给他披上棉大衣,而崔德喜的老伴在拉扯中腿部受伤。

  据了解,崔德喜老人还在密山市人民医院隔离治疗中,脸、头和手部大部分为烧伤痕,个别处为2—3度烧伤,有可能从此落下残疾。目前侯金龙等人仍在医院里看护。

  家属+

  “没同意过任何协议,也没拿到一分钱”

  崔德喜一家在这栋平房里住了20个年头,侯金龙夫妇也和他们同住,房子一半自己住,一半用来开歌厅,有正规的营业执照。然而自从2008年7月18日拆迁工作开展以来,他们就开始受到拆迁事宜的困扰,如今又发生了这样的悲剧。

  侯金龙告诉记者,现在出了这种事,一家人都处于精神崩溃的边缘。目前,他们没有从拆迁部门拿到一分钱,也没有同意补偿60万的协议,政府有关部门也没有向家属给出任何后续处理方案。

  针对这次事件,密山市委宣传部的陈部长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近几年来,密山市委、市政府加大了棚户区改造开发的工作力度,两年多引进了15家房地产开发公司。此次“平安家园”项目拆迁户共45户,现在还剩下9个要价高的被拆迁户,据说当天工作人员已经和崔德喜女婿达成补偿60万的协议。

  至于为何去了这么多部门协商,陈部长解释说,就害怕他们有过激行为,包括当地的记者也去了,为了就是让大家在现场做个证。

  声音+

  补偿不力自焚乃走投无路之举

  近几年以自焚的方式来拒绝强行拆迁的事件愈演愈烈,江苏东海、盐城,北京海淀,山东胶州,福建泉州,黑龙江东宁等地屡屡发生拆迁户自焚的惨剧。

  “如果有办法,还用拿着自己的命开玩笑吗?”河南开封的一位网友道出了许多人的心声。自焚这样的极端方式也是“钉子户”们走投无路之下的无奈之举,不到万不得已,谁会愿意选择这样惨烈的方式呢?

  齐齐哈尔的一位网友反映,家乡每平方米只补偿400元,而当地的商品房已达到每平方米2000元以上,如此少的动迁费根本不够他们购买新的住宅。这样的动迁只能让更多被拆迁户沦为无家可归者,政府拆一补一的政策在现实情况中根本得不到有效落实。

  南方日报记者 张迪 实习生 叶舒婧

  □新闻分析“强拆”事件频发:

  公众呼唤新拆迁法规

  最近一段时间,一些地方发生暴力拆迁事件,甚至出现了流血事件。如何解决拆迁事件反映出来的问题,不仅关系到公民财产权益的保护,同时也关系到社会稳定。

  近日,记者在河南、安徽、黑龙江等地采访,各地群众普遍希望以新的拆迁法律法规规范征地与拆迁行为。

  “当务之急是制定新的征地、拆迁法律法规。”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主任姜明安认为,通过系统的规定,进一步明确公共利益的具体范围,确保“先补偿后拆迁”的原则落到实处,只有完善法律规范体系,各方利益诉求才能有序、充分博弈,尤其是被拆迁人的合法权益才能得到保护。

  征地补偿如何体现土地溢价带来的收益

黑龙江男子抵制拆迁自焚:家属称未同意任何协议 相关的内容:

关于 黑龙江男子抵制拆迁自焚:家属称未同意任何协议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