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织梦云 > 网上娱乐平台APP >
网上娱乐平台APP

湖南新化县66名选民联名罢免人大代表

2018-07-11作者:采集侠来源:网络整理次阅读

  县人大:选民体现“半觉醒”意识  专家称这是一种民主法治的进步

  新化66选民启动罢免程序

  《法制周报》记者 赵雪浩 文/图

  这大半年,邹文强就为着一件事而不辞辛苦四处奔波,调查新化县洋溪镇双华村支部书记、新化县人大代表邹同春。奔波的结果就是,2010年的10月8日,邹文强将一份《请求依法罢免邹同春湖南新化县人大代表资格的紧急呼吁》材料递交到县人大常委会联工委。这份共计7页、洋洋洒洒近万字的材料指证邹同春是“恶势力”。材料最后附带了66名选民的签名和红手印。

  选民联名呼吁罢免人大代表在《代表法》颁布实施18年来,可谓寥寥无几,更别说成功范例。然而就在今年的4月15日,与新化比邻的溆浦县一选区,6444名选民,就投票罢免了获刑的米晓东其县人大代表资格。

  中国区县人大代表直选产生,近年虽然陆陆续续出现一些罢免案例,但情况都不尽相同,由选民直接联名呼吁者更是凤毛麟角,在此情况下,新化案例的意义更加凸现。

  日前,《法制周报》记者前往新化,调查了解“罢免案”的来龙去脉,不料记者采访中发现这座资水之滨的人口大县确乎遭遇了一场“半觉醒式”民主,“罢免案”所波及部门,从村镇到县里的人大、纪委、监察、公安,对于此事几乎尽人皆知,但提及事件本身,却都讳莫如深,让“罢免案”增添了几分神秘色彩。

  66位选民

  联名发起罢免行动

  国庆节放假,邹文强从江苏昆山赶回了新化老家,拿着一份7页厚的材料,开始在寨边选区的双华、双源、寨边等7个村找人,希望村民能集体请求罢免邹同春的县人大代表资格。几天下来,材料后的两页空白纸上,共有66个名字和红手印。

  材料主题鲜明,名为“请求依法罢免邹同春湖南新化县人大代表资格的紧急呼吁”,全篇数千字,矛头直指双华村支部书记、新化县人大代表邹同春,一个是在千里之外普普通通的打工仔,一个是当了21年的村支书、如今又顶着县人大代表光环的实力派人物,为何就成了“罢免案”中的两个主角?个中缘由,说来话长。

  事实上,无论从1989年起,邹同春开始担任洋溪镇双华村支部书记,还是从2007年开始担任县人大代表。他和一直在外靠开打印店忙于生计的邹文强基本没有任何正面的接触,也没有什么“过节”,然而2008年两人就开始“结怨”。是年年底邹文强回乡省亲,两个儿子在河边烤火时引发山火,烧了一片林木。邹同春要求邹文强赔偿3万元,协商后定为赔偿1.5万。邹文强要邹同春签一份赔偿协议,被邹同春拒绝,邹文强因而拒绝支付这笔钱。而2010年春节,邹文强开着新买的凯美瑞轿车回家,邹同春却叫来几个人以“偿还烧山钱款”的理由将他的车扣留,卸了轮胎、砸了车窗,任风雨吹打,至今成废铁一堆。

  这两件事发生后,洋溪镇政府曾出面调解多次,镇党委书记毛煜春说,“开班子会议专门讨论协商这件事不下十次”,但协调始终未果,也埋下了罢免风波的导火索。

  被砸了新车后,邹文强心有不服,于是放下工作,开始着手调查邹同春的问题。

  其实他并非第一个有“扳倒”邹同春想法的人,此前村中就有几位村民就暗中搜集证据。他暗中拜访每一个与邹同春发生过纠纷的人、找关系从派出所复印笔录、搜集收费单据等,再详细“登记造册”。整个过程至少花了8个月时间。

  邹文强在调查过程中发现了邹同春有“非法扣押他人财产、随意殴打他人”、“私设公堂、非法拘禁”等问题共计7条,在自己觉得调查已经“取得一些证据”、且“差不多”的时候请律师,起草了“罢免”呼吁书。

  《法制周报》记者在邹文强的材料上看到,有3位村民签字、按手印之后,又用黑笔把名字涂掉了。材料上虽然有66个签名和红手印,但邹文强说,双华村签字的并不多。罢免行动的支持率并不高,他将其理解为“大多数人敢怒不敢言。”对于此次罢免行动,邹文强也向记者坦露心声说:“我知道成功的可能性很渺茫,但我们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这里。”

  就在邹文强押宝一样将希望寄托在一份罢免材料上时,材料中的当事人邹同春也从村民口中得知了此事。但他并没有理睬,只说了句:“随他怎么搞。”

  邹文强并不知道,这份材料的递交意味着一场“罢免风波”开始上演,其后的影响更是不亚于一般的检举、诉讼、打官司。只因为材料中的当事人是在任的县人大代表,此举放在中国民主与法制的进程中,都将是不轻的一笔。

  “因为属实我才签名的”

湖南新化县66名选民联名罢免人大代表 相关的内容:

关于 湖南新化县66名选民联名罢免人大代表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