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织梦云 > 网上娱乐平台APP >
网上娱乐平台APP

记者调查称青岛献血者身份结构不均衡

2018-07-11作者:采集侠来源:网络整理次阅读

记者调查称青岛献血者身份结构不均衡

工作人员正在分离血浆。


  早在9月份,太原、武汉等个别城市的血库就出现供血紧张的局面,进入10月份“血荒”更是席卷全国,在血站、媒体等呼吁下,市民踊跃献血。青岛同样出现了血荒,本报联合市中心血站发起爱心献血征集令,同时在半岛网建立全市首个爱心献血微博()“热血真情”,市民纷纷献出爱心,终于使青岛的献血量达到正常水平。除了献血点的变化和天气等外部因素,大范围的血荒还带给我们一些深层次思考,记者调查发现,献血者身份结构不均衡、血液流通成本不透明等成为影响市民献血的重要因素。

  ■思考一

  学生和工人是主力为何公务员献血的少?

  到政府部门组织公务员献血,要经过领导审批,又要考虑大家的积极性,不如到企业和学校号召献血有效果,这种对接上的缺失也是公务员献血少的原因之一。

  公务员献血非常少

  据了解,当前献血人群的结构中,大部分都是大学生和工人,缺血的时候,血站就会联系各个高校献血,根据市中心血站的统计,献血人群中工人占近30%,学生占 20% 以上,而公务员占的比例少之又少。“其实有的时候我们都不太愿意组织到政府部门献血,程序太多。”市内一个区红十字协会的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到政府部门组织公务员献血,要经过领导审批,又要考虑大家的积极性,不如到企业和学校号召献血有效果,这种对接上的缺失也是公务员献血少的原因之一。

  “有时单位组织献血,要是领导带头我们也会献,不献也不好。”一名公务员介绍,在政府组织献血时他也会参与,有时就当任务去完成。“其实公务员也是文化水平相对较高的群体,他们只有在完全了解整个过程后才愿意考虑献血。”四方区红十字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对公务员进行的义务献血宣传太少,而公务员等群体的缺失也导致了血源结构的失衡,每到寒暑假就会因为学生的返乡而造成血荒。

  政府部门正积极扭转

  “我们近两年每年会组织两次献血。”市南区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介绍说,岛城缺血的时候,市中心血站会跟他们联系,他们除了联系街道工作人员和居民之外还会联系机关工作人员和公务员献血。“现在部分机关献血已经成了一种常态制度了。”该名工作人员称,像“五一”前后和“十一”前后他们都会组织献血,今年缺血比较严重的时候,还有一百多名机关人员参加了献血。

  记者咨询市北区机关工作人员献血情况时,相关工作人员称会根据情况献血,但没有鼓励的政策,因为单位没有这部分经费。四方区今年也曾组织过大规模献血,有200多名机关工作人员参与,当时正值创城期间,该区区委常委、各局局长都献了血。

  农民献血亟待开发

  记者在采访时,政协委员王夕源提出了一个观点,农民是用血大户,但是他们却是献血的盲区。农村的医疗条件相对差一些,他们看病都到大城市,需要的血比较多,但是他们却没有献血的渠道,以前可以卖血,可是现在不允许了,对他们来说缺少了利益,而采血部门对他们的宣传也有所欠缺,农民献血成了盲区。

  “农村来做手术的确实有不少。”记者咨询了青岛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心脏中心副主任吕振乾,他向记者介绍说,门诊上没有专门做过这方面的统计,但是农村的和外地的病号很多,在门诊上占了很大一部分。随后,记者咨询了青医附院、市立医院等大医院,医生们普遍反映,农村的和外地来青的患者比例很高。

  ■思考二

  无偿献血采集成本有多高?一套检测设备就要1600万元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血液的检测过程是成本中耗费最大的,其中初检和复检的试剂,目前青岛使用的一次是国产试剂,一次是进口试剂,加起来要近50元,成本最高的是核酸检测,每一个血液检测的成本达到了近百元。检测的一套设备也要1600多万元,一般来说只有7年的使用寿命。

  血液采集成本约50元

  献血提倡的是无偿献血,但是用血的费用却相当高昂,血站是不是在拿着市民的爱心卖给医院牟利?有这种疑问的市民非常多。卫生部长陈竺曾表示,这是一个误解,血站将血液出售给医院的费用,是回收生产过程的成本。卫生部医政司有关负责人也指出,血液本身不是商品,不能用金钱衡量,但血液从采集到临床使用存在消耗成本费用,这需要由用血的患者承担。记者也就该问题来到市中心血站探访。

记者调查称青岛献血者身份结构不均衡 相关的内容:

关于 记者调查称青岛献血者身份结构不均衡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