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织梦云 > 网上娱乐平台APP >
网上娱乐平台APP

湖南法院向债务人发出限制高消费令引发热议

2018-07-11作者:采集侠来源:网络整理次阅读

  昨日,本报一版登出了湖南省长沙县人民法院出具的一则《协助执行通知书》,声明该院在执行湖南中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王湘辉担保追偿权纠纷一案中,因王湘辉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付款义务,于2010年10月21日向其发出(2010)长执字第334号限制高消费令,责令王湘辉在本案债务未履行完毕前,不得乘坐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不得在星级宾馆进行高消费;不得购买不动产或新建、扩建、高档装修房屋……

  如此显著篇幅地针对个人的限制高消费令,在本地市民中引起不小的轰动。

  记者就此情况向本地的多家法院了解,本地有法院也曾对欠债的“老赖”采取过一些强制执行措施,也在一些高消费场所发布过限制高消费令,但如此显著的方式出现在媒体上,这还是第一次。

  执行法院表示

  程序很合理

  长沙县法院在本报刊登该文书前,曾向本报广告部发来《协助执行通知书》,表示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的若干规定》第六条之规定,将该院作出的(2010)长执字第334号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令的文书内容,在本报上予以刊登。

  记者昨联系上经办该案的该法院执行局肖姓局长,他告诉记者,在媒体上发布这个文书,在他们法院也是一个先例,因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的若干规定》自今年10月1日起才开始施行。该规定第六条规定:“人民法院根据案件需要和被执行人的情况可以向有义务协助调查、执行的单位送达协助执行通知书,也可以在相关媒体上进行公告。”

  肖局长告诉记者,此案判决早已生效,并且早在今年5月份就向王湘辉送达了执行通知书,而他未在限定期限内向申请执行人支付275万余元的款项,作为强制执行的手段之一,该限制高消费令的发布,在程序上并无任何问题。并且,根据法律规定,刊登该文书的费用,也将由被执行人承担。

  当事人表示

  这是人身攻击

  “这显然是××机械设备制造公司对我进行的别有用心的人身攻击”,昨日,被限制高消费的当事人王湘辉,向记者讲述了他与这家公司的“恩怨”:

  王湘辉表示,2003年到2006年间,他是这家机械设备制造公司(简称甲公司)的省级代理商,后来因种种原因中断合作,成为甲公司国内势均力敌的竞争对手、乙公司的合作伙伴。在此间,他和甲公司多家关联企业尚有一些债务往来并未结清,双方互有欠债。

  根据湖北高驰律师事务所律师邱启雄出具的一份律师声明,王湘辉的公司有四个案件正在处理:湖南省长沙县受理的一案,尚欠甲公司关联企业275余万元;武汉市江岸区受理的一案,尚欠甲公司关联企业400余万元;江苏昆山受理的一案,他们公司主张甲公司关联企业应付款600多万元;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的议案,他们公司主张甲公司关联企业应付款1000余万元,后两起案件正在审理之中。王湘辉认为,对方的欠款远高于他欠对方的款项,理论上275万的欠款足以被抵扣,只不过通过法律程序的时间和地点各不相同。

  王湘辉告诉记者,自己与乙公司的合作的大型实体产值超亿元,将于近期在湖北开业,自己的公司各项业务正在高速发展期,而甲公司在这敏感时期运用法律手段让《限制高消费令》出炉,是为了对他进行人身攻击,影响自己的商业信誉。

  律师星夜兼程

  赶往长沙还钱

  王湘辉昨表示,这则《限制高消费令》并未标明金额,不少人认为欠款数目巨大,昨天从早到晚,他接到无数个银行、商业合作伙伴以及亲戚朋友打来的电话,他一一解释给他们听,并派人上门说明情况:自己公司经营秩序一切正常,,这只是一笔很小的债务纠纷,而且是双方互有欠债,是竞争对手对自己的攻击,他将在最短时间内偿清这笔债务消除不利影响。

  湖北高驰律师事务所的邱启雄律师昨出具的律师函还表示,长沙县法院在9月份就对王湘辉及其公司采取了执行措施,查封了武汉市中心繁华地段的商品房4套面积600多平方米,并冻结银行存款70万元,这部分钱足以抵扣275万元债务,但遗憾的是并未划走。但记者昨联系到申请执行人的法务代表戴先生,他表示这部分资产他们认为不足以抵扣债务。

  截至记者发稿时,王湘辉的律师已在前往湖南长沙的高速列车上,他将今日与长沙县进行沟通,第一时间将执行通知书上的款项支付完毕,并且会在适当的时候采取反制措施。

湖南法院向债务人发出限制高消费令引发热议 相关的内容:

关于 湖南法院向债务人发出限制高消费令引发热议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