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织梦云 > 网上娱乐平台APP >
网上娱乐平台APP

深圳文化局长谈读书月创立和发展历程(组图)

2018-07-11作者:采集侠来源:网络整理次阅读

深圳文化局长谈读书月创立和发展历程(组图)

王京生


深圳文化局长谈读书月创立和发展历程(组图)

读书月融入了许许多多深圳人的精神生活。深圳特区报记者 齐洁爽 摄


深圳文化局长谈读书月创立和发展历程(组图)

  荣获2004年深圳读书月“十大优秀书香家庭”的部分家庭代表登台领奖。深圳特区报记者 马彦 摄


深圳文化局长谈读书月创立和发展历程(组图)

  三位嘉宾在2003年深圳读书月“读书论坛”上讲述他们在读书中成功的经历。深圳特区报记者 岑志利 摄


  2000年11月1日,首届深圳读书月拉开序幕,从此,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们,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文化狂欢节”。

  “文化狂欢节”的说法,来自深圳读书月特别顾问、北大教授谢冕——“在我走过的城市中,还没有看到一个城市像深圳这样,好像每天都过着文化的狂欢节。读书月的持续举办,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城市不折不挠的文化攀升。”

  读书,是一座城市的“高贵的坚持”;读书,是千万民众“幸福的享受”。

  金秋深圳,最美的季节里,总有朗朗书声。十年的精心培育,读书月融入了每位深圳人的精神生活;十年的苦心磨砺,阅读牢固地嵌入深圳这座城市的文化根系和精神血脉。深圳,正在成为一个因热爱读书而受人尊重的城市。

  口述

  王京生(时任市文化局局长,现任市委常委、宣传部长)

  ■ 深圳特区报记者  翁惠娟 记录整理

  ■一座买书创纪录、读书排长队的城市,有了自己的“读书月”

  催生读书月的,是深圳人在阅读上的“先知先觉”。

  深圳是中国最年轻的城市,来深圳的人都怀揣各种各样的梦想。实现梦想的动力,就是不断的知识更新和信息滋养。正因如此,人们对知识和信息的追求就更加自觉主动,这座青春都市也就有了巨大的读书热情。其中,有两件事让我印象尤为深刻。

  第一,是1996年11月的第七届全国书市。全国书市,这个曾被别的城市认为是亏本买卖的“烫手山芋”,在深圳变成了“香饽饽”。这是出版界一次史无前例的盛会,当时,为控制顾客的数量,开业当天实行售票,5元一张门票,没想到当天前来参观购书的市民依然多达10万人!短短10天,深圳书城销售额高达2177万元,一举创造了5项全国纪录。

  第二,是深圳当时的图书馆现象。记得原来在北京读书工作时,常为了写论文跑北京图书馆,当时的北京图书馆可谓门可罗雀,去借书时畅通无阻,可是,来到深圳后发现,这里的图书馆总是座无虚席,年轻人都排着队进去读书。

  我曾在团中央工作过,记得团中央领导多次告诫我们,知识的积累,决定一个人最终的高度,也决定一个国家和一座城市最终的意义,我们要为21世纪读书学习。来深圳工作后,目睹人们学习读书的热忱,我曾在1996年为《深圳青年》杂志写下一篇卷首语《为了21世纪回炉》——“在深圳,10个蓝领中有6个曾经和正在回炉,而在白领中是4个,平均言之,这个城市有一半左右的劳动者,在辛勤地工作一天后,还要透支精力、花费财力,艰苦地学习。这是怎样的精神与价值!”、“一个人能够坚持不懈地学习,他是在进取,而当一代人和一个民族都有这种持续的热情时,那将是种族的幸运。”

  市民的读书热情和求知渴望,引发了我们的深深思索——作为政府行业主管部门,我们应该在市民阅读行为中发挥怎样的作用呢?也许,举办专门的读书活动,正是一条绝佳路径。这时,媒体的声音出来了,市图书馆副馆长、市政协委员刘楚材的提案上来了——《关于建立“深圳读书节”的提案》,与我们的设想不谋而合。

  1998年4月,文化局新闻出版处开始调研,提出策划草案。我们寻思着,设立读书节还需人大审批通过,改成什么好呢?设立“读书周”吧,时间太短,还没热起来就闭幕了。最后,我建议把“读书节”改成“读书月”。2000年4月,我们向市委宣传部递交《关于在我市举办“深圳读书月”活动的报告》,并向时任市委宣传部部长白天同志作了汇报。不久,市委宣传部正式批复“同意每年11月为‘深圳读书月’”,时任市委副书记李统书也专门批示“好事,要尽力做”。

深圳文化局长谈读书月创立和发展历程(组图) 相关的内容:

关于 深圳文化局长谈读书月创立和发展历程(组图)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