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织梦云 > 网上娱乐平台APP >
网上娱乐平台APP

广东信宜称向紫金矿业索赔1950万防其资产转移

2018-07-11作者:采集侠来源:网络整理次阅读

  这个金额完全是为了使该案件尽快立案。如果索赔超过2000万,就必须要向上级法院起诉,程序就会很复杂。信宜市法院受案的标的额上限是2000万元,我们经过反复讨论,确定了赔偿数额为1950万元。

  ——— 政府官员解释索赔金额如何确定的

  10月9日,信宜市政府向信宜市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判决信宜市宝源矿业有限公司、信宜紫金矿业有限公司赔偿损失1950万元,超出1950万元的损失待全部核定后另行增加诉讼请求。诉状中称,“2010年9月21日,被告拥有经营权的信宜市钱排镇银岩锡矿高旗岭尾矿库溃坝事件给我市造成了重大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这起被称为最大的“官告企”案件,很快成为公众瞩目的焦点。有官员称1950万元只是杯水车薪,连修一座白马桥都不够;紫金矿业却称这个索赔金额“很离奇”。1950万元是如何计算出来的?

  政府本来并不想公开起诉消息

  信宜市政府向紫金矿业索赔1950万元,被舆论普遍认为“站在了民众一边”。但与救灾复产工作的高调开展相比,信宜市政府对待此案的态度却明显谨慎低调。

  起诉状由政府官员陈海清执笔。看起来简单的起诉状,却经过了反复斟酌与修改,“连发布新闻的通稿都修改了不下5次。”

  10月9日,起诉状交到信宜市人民法院,第二天法院就立案了。10月17日,紫金矿业发布公告称,紫金矿业已于10月16日收到信宜市人民法院应诉通知书,并透露了起诉状的主要内容。

  信宜市政府官员表示,市政府本来不想公开消息的。紫金矿业率先发布公告令市政府措手不及。信宜市政府不得不起草了一份通稿来发布消息,反复斟酌,几易其稿,“甚至都咨询过法官,让他一字一句一个标点地给我们改。”

  当晚10点,信宜市政府就起诉紫金一事召开新闻发布会,并向各大媒体提供了通稿。在新闻发布第二天便有媒体来采访,截至目前已经有十几家媒体关注了此事。

  “大家把政府想得太复杂了。很多媒体说我们这个是司法上的突破。但其实我们当初真的是很单纯的一个想法,一方面是为了事情好解决,一方面也是为了保全它的财产。”负责接待媒体的政府工作人员汤洪波说。

  而在媒体的轮番关注之下,政府反而越来越低调。信宜市法制局一位官员表示:“每一个相关单位都很谨慎,希望这个案子妥善处理,不要闹得太僵。”

  1950万元修白马桥都不够

  在19日晚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信宜市政府发言人表示,在信宜宝源和信宜紫金的高管王辉等人已被有关执法部门带走调查的情况下,公司财产已处于无人管理状态。

  “基于要核定全部损失需要大量人力、物力和较长时间,同时考虑到为及时有效封存被告资产,以免出现资产被转移的情况,此时申请立案,可以及时冻结被告财产,一方面可防止被告资产转移,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妥善保管企业财产,确保不因人员离开而流失。”信宜市政府发言人表示。

  关于索赔金额的计算,陈海清表示,这个金额完全是为了使该案件尽快立案。“如果索赔超过2000万,就必须要向上级法院起诉,程序就会很复杂。信宜市法院受案的标的额上限是2000万元,我们经过反复讨论,确定了赔偿数额为1950万元。”

  信宜市政府还强调,1950万元只是初步索赔金额,接下来信宜市还要继续统计财产损失数额;而初步统计出的财产损失,远不止这个数目。

  “1950万元,只是杯水车薪,连修一座白马桥的钱都不够。”信宜市政府相关人士表示。

  有法律界人士指出,信宜市政府出于尽快冻结被告资产的目的采取的这种诉讼策略,是有着充分理由的,因为过去的确存在被告转移资产导致赔偿落空的事情。

  信宜市法制局一位官员对媒体表示,若最终索赔的金额超过2000万元,该案则需移交信宜市法院的上级法院———茂名市中级法院。并且,民事诉讼不是惟一途径,等广东省调查组的调查报告出来,若认定责任方为被告两家公司,信宜市政府还可对其进行行政处罚。

  但陈海清表示,“这个案件比较复杂,并不一定会开庭。如果通过其他合法途径可以解决更好,希望大家共同协商解决,庭外和解达成赔偿意见,不希望搞得太僵。”

  企业反应

  紫金矿业:

  1950万元索赔额很离奇

  紫金矿业董秘郑于强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一事故是由强降雨这一“不可抗力”造成,并非尾矿库设计和工程质量问题。如果公司有责任,也仅承担无过错责任,紫金矿业目前已经聘请律师准备应诉。他还称,网上视频显示不是垮坝而是漫坝。

广东信宜称向紫金矿业索赔1950万防其资产转移 相关的内容:

关于 广东信宜称向紫金矿业索赔1950万防其资产转移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