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织梦云 > 网上娱乐平台APP >
网上娱乐平台APP

重庆荣昌搬迁古牌坊遭修建者后人阻挠

2018-07-11作者:采集侠来源:网络整理次阅读

重庆荣昌搬迁古牌坊遭修建者后人阻挠

拆迁现场


  事件

  重庆荣昌县搬迁与四川隆昌一河之隔的百年牌坊,引起牌坊修建者“罗善人”上百子孙阻挠

  博弈

  隆昌罗氏家族称,祖上所立牌坊不能迁走,更何况是文物;荣昌方面称,迁至公园集中是为了更好保护

  进展

  荣昌县盘龙镇政府邀请罗家子孙前往协商,但至昨日傍晚6时,观音桥牌坊仍在继续被拆

  在中国唯一具有“石牌坊之乡”之称的四川隆昌县,至今散落着一些零散的牌坊,同时也包括与之交界的重庆荣昌县的“兄弟”牌坊。前日,矗立在隆昌县界市镇湖潭沟村十一组观音桥对岸拥有两百多年历史的观音桥牌坊,被重庆荣昌县相关单位拆迁,引起了该牌坊修建人“罗善人”的子孙、界市镇湖潭沟村上百村民的阻挠,由此引发了川渝两地牌坊保护之争。

  截至记者发稿时,尽管没有提供省级文物部门的审批手续,但荣昌方面仍在继续拆迁由罗家祖宗所修建的石牌坊。

  牌坊之争·现场

  上百人集体阻挠拆迁牌坊

  10月25日,经重庆荣昌县文物部门确认的施工队,来到川渝交界的观音桥牌坊所在地,对有着200多年历史的石牌坊进行拆迁。得知自己祖上所修建的牌坊要被搬迁到重庆荣昌修公园,四川籍罗氏子孙着急了。

  一百多名村民赶到了牌坊所在地,要求拆迁队拿出文件,并阻止工人施工。“这可是我们罗家的祖业,怎么说拆就拆了,而且对方一直拿不出文物部门的审批文件。”77岁的罗征扬说。

  前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徒步十多里山路来到了观音桥牌坊所在地看到,横七竖八的钢管架在了牌坊四周,将整个牌坊裹着。一块红布包裹着牌坊蹲座中央的塑像,牌坊头部的宝顶已被拆了下来,牌坊左肩的石头被撬松,挪在钢架上,不时有好奇的村民爬上去探看究竟。

  牌坊正对一座宽阔的青石板路,矗立在观音桥桥头。由于年久失修,道路和牌坊底部的部分石头被风化,掩映在青山翠竹间。

  当天由于一直下雨和现场群众阻挠,参与撤迁的石匠们均放假离开,只剩下2名工人在工棚里看守。

  参与拆迁牌坊的石匠李师傅说,25日,公司安排了11个石匠前往观音桥拆牌坊,“石头材质不错,材料很大,拆迁的难度比较大,10多个人起码要拆半个月,今天下雨暂停了。”李师傅称,“据说是搬迁到荣昌县城海棠公园,供游人参观的。”

  尽管工期暂停,但牌坊对岸的四川籍罗家子孙时刻关心着拆迁的进度,每天轮流派人前往牌坊守候。

  牌坊之争·博弈

  四川罗氏家族:

  拿不出文件绝不能拆

  重庆荣昌方面于昨日继续拆迁观音桥牌坊。在隆昌县“中国石牌坊之乡”管理办公室工作过的罗家子孙罗德华一听就急了。“国家文物不能任意拆迁不说,关键是重庆荣昌修公园,凭什么来拆我们四川罗家的祖上牌坊?”罗德华说,“尤其是年长的罗家老人无法接受。”

  罗德华于前日向荣昌方面交涉,并要求其提供文物部门的审批文件。“有着200多年历史的观音桥牌坊是国家文物,没有省级以上文物部门的批复,是肯定不能随意拆迁的。”罗德华介绍说,隆昌县在打造“中国石牌坊之乡”时,曾提出过将境内及周边的“兄弟牌坊”迁移至牌坊镇,进行集中管理,“这一想法当即遭到了国家文物部门的否认,牌坊属不可移动文物,非不可抗力的情况下,绝对不能拆迁。”

  罗德华表示,经过多次交涉,荣昌方面至今没有提供任何手续给四川籍罗家子孙。“如果荣昌方面执意拆迁,我将向国家文物局举报。”

  荣昌文物部门:

  拆迁是为了更好保护

  昨日上午,成都商报记者向荣昌县盘龙镇政府办沟通,对方表示,文物属于国家所有,荣昌方面这样做是为了让散落在荒郊的文物得到更好的保护,如果这样做伤害到罗家子孙的感情,希望并欢迎罗家派出代表与荣昌方面进行协商。

  荣昌县文体广播新闻局表示,该观音桥牌坊属于荣昌县县级一般文物,属可移动文物,长期散落荒郊,风化严重,集中迁至城区,更有利于保护。“此次迁移是县政府牵头落实的,具体迁移牌坊的事交给了投资开发公园的公司,经办情况不太清楚。”该文广新局一副局长说。

  另据盘龙镇政府办介绍,县政府在规划建设的民族文化村中,将散落在荒郊的牌坊集体迁移过去,进行集中展示和保护。“据说县文物部门下发了相关文件和划拨了专款负责拆迁,具体文件还没有看到,但上面是喊必须尽快搬过去。”

  牌坊之争·观点

  专家:牌坊文物最好原址保护

重庆荣昌搬迁古牌坊遭修建者后人阻挠 相关的内容:

关于 重庆荣昌搬迁古牌坊遭修建者后人阻挠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