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织梦云 > 网上娱乐平台APP >
网上娱乐平台APP

湖南新晃欲50亿建夜郎古国:从考察到签约只半年

2018-07-11作者:采集侠来源:网络整理次阅读

湖南新晃欲50亿建夜郎古国:从考察到签约只半年

10月20日,新晃夜郎大峡谷。图记者张轶


  驱车6小时赶至距离长沙480公里的边城新晃时,小城的闲散和淡定气息扑面而来,浑然不觉“斥资50亿开发夜郎古城”卷起的滚滚舆论漩涡。

  新晃县委党校校长黄麒华或许是个例外,连日来他的手机几乎被打爆。电话多数与 他的另外一个身份——新晃夜郎文化资源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夜郎办”)主任有关。

  黄麒华领衔的“夜郎办”,自2002年成立迄今,已连续运作8年。如今放出“50亿元的卫星”,黄麒华却并未表现出任何意外,虽然10年前,四十不惑的他首倡“开发夜郎文化”时,还有些胆怯,但他始终坚信,夜郎文化就该是个聚宝盆。

  已通车的上瑞高速和正在修建的沪昆高铁均经过新晃,新晃距芷江机场和铜仁机场均只要半小时。这让新晃又点燃了“夜郎梦”。本报记者储文静

  新晃、长沙报道

  尴尬县情

  十年之前的新晃,正处在一种极度的发展尴尬之中。

  2000年1月,“西部大开发”吹响集结号。但新晃发现,东经109°30′以西,他们成了“全国唯一一个地理上属事实上的西部,却又未被纳入国家西部大开发的边远省级少数民族贫困县。”

  新晃的失落、阵痛乃至迷茫是可以理解的。新晃县委政策研究室主任姚青海回忆,之前新晃因为烟厂、汞矿两大支柱产业,年创税收近亿元,而成为湘西县域经济高地。 “贵州不少有头有脸的老板请客,也要千里迢迢来新晃才有面子。”

  但随着烟厂的政策性关闭和汞矿的枯竭性倒闭,新晃一下子从云端坠落,当年经济就出现了负增长。怀化市统计局2003年一份关于新晃的县域经济的调研文章说,新晃三面与贵州省的三穗、镇远、玉屏、万山、铜仁五县市接壤,但“从1998年到2002年五年来”,其他县市的GDP年均增速10.9%,新晃却仅1.4%,农民人均纯收入更是“由1997年的1328元,下降为2002年的1279元”。

  事实上新晃当地的政府人士多有抱怨,认为新晃人均国土面积仅9亩,在湘边地区是最少的县之一,且大多是深山区、石山区和高寒山区,人均耕地仅0.97亩,粮食每年需外调1.5万吨方能保证供给,可谓“周边地区生产、生活条件最差的县”。

  不仅如此,新晃迄今仍有近10万人没有脱贫,占到当地人口的近40%,却仅被列入省级贫困县,每年只有300万元左右的扶持,而与之相邻的贵州五县市不仅经济基础不错,例如天柱、三穗是贵州粮食主产区,铜仁则是贵州县域经济20强。更关键的是,它们不但享受西部大开发的优惠政策,而且全部被列入国家重点扶贫县,每年有数千万元的无偿资金扶持,农民人均纯收入因此明显高出新晃。

  曾任新晃县委书记的王行水说,因为“处于与周边地区机遇不对等、发展不同步的不利地位”,新晃“十五”期间全县生产总值、地方财政收入、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四项经济指标,其增速都明显低于周边的五个县。

  夜郎憧憬

  “开发夜郎文化”恰在此时以一份油印小报的形式,进入新晃决策者的视野。而贡献这份创意的,正是时任新晃卷烟厂策划部主任的黄麒华。

  黄麒华曾在新晃县工商局工作,他喜欢研究商标文化。1994年,他从当时流行的“孔府家酒”得到启发,开始寻找新晃的地理文化商标。结果发现新晃是夜郎国的属地,辞源记载新晃县在唐代和宋代两朝都设了夜郎县,历史长达287年。

  “夜郎”两个字让黄麒华眼前一亮,但已调至县委政研室工作的他却不敢把“开发夜郎”的想法提出来。“‘夜郎’是个贬义词,我作为政府工作人员,怎么能够把新晃跟夜郎联系起来呢。”

  虽然没公开提,但黄麒华依然在暗地里研究“夜郎”,2000年,黄麒华调任新晃卷烟厂。离开行政单位,黄麒华“胆子也大了起来”,开始在他主编的《新晃卷烟报》上发表与夜郎有关的文章。

  “一开始我也没敢说要新晃开发夜郎文化,只是连续写了以《神秘的夜郎古国新晃》为主题的五六篇文章,组稿收尾时,我写下《扩张夜郎文化,高奏经济金曲》,并把它油印了多份寄给县里四大家领导。”

  据说黄麒华的提议短暂引起轩然大波,但很快归于沉寂,最后上升为2002年新晃县第九次党代会的第一主题,“开发夜郎文化资源、创建夜郎文化国际品牌、促进县域经济快速发展”成为决策。

  姚青海非常理解当时县委的决定,“在这个时候,真的成了凝聚全县上下、激发民众热情的一剂强心针。”

湖南新晃欲50亿建夜郎古国:从考察到签约只半年 相关的内容:

关于 湖南新晃欲50亿建夜郎古国:从考察到签约只半年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