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织梦云 > 网上娱乐平台APP >
网上娱乐平台APP

我国高级军事代表团赴朝祭奠志愿军烈士侧记

2018-07-11作者:采集侠来源:网络整理次阅读

  新华网平壤10月24日电题:甲子祭英烈 追思寄未来——中国高级军事代表团赴朝祭奠志愿军烈士侧记

  记者 白瑞雪 姚西蒙 赵展

  10月的桧仓,青松揽翠,枫叶似火,漫山的芦花迎风而舞。

  在这个金色的秋天,在这连绵的峰峦间,中国高级军事代表团前往位于平壤以东近100公里的平安南道桧仓郡,祭奠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

  25日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60周年纪念日。60年前的这一天,志愿军首战告捷。在此后的战斗中,许多官兵永远长眠在朝鲜的土地上。

  整整一个甲子过去,中国人民对这些优秀儿女的思念从未褪色。

  作为朝鲜规模较大的志愿军烈士陵园,桧仓烈士陵园由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在1957年共同建成。这是毛岸英等134位志愿军烈士的长眠之地,也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的旧址所在地。

  240级台阶,象征着奋战在朝鲜战场的240万志愿军将士。代表团成员们一步步拾级而上,一步步走进那段从未远去的历史。

  14米高的志愿军红铜雕像矗立在人们眼前。花岗岩基座的正面,镌刻着一段朝文:“在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旗帜下用鲜血凝成的朝中人民友谊万古长青!”

  这座大多数中国人不曾谋面的雕像,却是中国人最为熟悉的形象。雕像的五官,由4名志愿军战士的脸部特征综合而成。他手握钢枪凝望远方,无畏的笑容绽放在眼眸深处。

  他就是一名最普通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或许刚刚参军,还没有被朝鲜的烈风吹皱面庞;或许刚刚成年,就要在血与火的战场上背负起国家使命。

  11时许,中朝两国国歌在青山间奏响。肃立在这英雄的铜像下,中国军人抬臂、敬礼——这是军人的语言,这是两代中国军人之间的心灵对话。

  铜像身后,即是墓园。在毛岸英烈士的半身雕像前,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等代表团成员、中国驻朝鲜大使刘洪才、朝内阁保健相兼朝中友协委员长崔昌植等为烈士敬上来自中国的茅台酒。

  那一定是陈年的酒了。一杯沁入土壤,香味立即飘满整个山林。

  载入一个民族史册的这些人就像这老酒,愈经岁月,愈成珍宝。

  其他烈士的坟冢,列队般分为13行,整齐地排于墓园之内。这就是他们栖息了半个多世纪的家:灰白色的水泥筑成半圆的墓,两尺高的墓碑上刻有鲜红的名字。还有3座无名烈士墓,静静站在队伍后端。

  秋日的阳光从树缝间投射而下,墓园幽静而和煦。

  60年前入朝参战时,一些行程匆匆的部队仅着单衣。他们用年轻的身体对抗严寒,用口径不一的步枪和几乎不具备作战能力的空中力量捍卫了新生共和国的安全。

  每座墓碑下,都有一束鲜花。那是朝鲜人民送给志愿军烈士的经年的陪伴。

  每座墓冢一侧,都有一棵修建陵园时从中国东北移植而来的黑松。半个多世纪过去,当年的小树已然参天。

  驻足,缓行,默然,还是默然,代表团成员们穿行于一座座坟茔间。

  他们身后,走来一群白发苍苍的老人。即使举起酒杯的手不住颤抖,即使向上攀登的步履如此蹒跚,军人的眼神和胸前的勋章,都是岁月无法抹去的光华。

  他们是正在朝鲜访问的志愿军老战士代表团:12名老战士,平均年龄80岁。

  “王英、李大海……”80岁的向旭在墓丛中寻找自己记忆里的名字。

  1950年,向旭随39军入朝参战。1957年,他从桧仓回国,告别朝鲜千里江山,也告别了那些如雕像一样永远年轻的战友们。

  这一别,就是53年。

  “我终于来看你们了……”向旭泪湿襟衫。他轻抚座座墓碑,给每位烈士敬上一支从家乡带来的香烟。

  53年里,这些名字,向旭每天都在默念。

  “我们部队是英雄黄继光生前所在部队。”高级军事代表团成员、空降兵某师师长刘发庆大校说,烈士生前的连队至今保留着这样的传统:每晚点名:“黄继光!”全连官兵集体答:“到!”

  根据中国驻朝鲜大使馆的统计,仅是桧仓烈士陵园,至今约有200个中国代表团前往祭扫。近年来,不少人自发拜谒分布在朝鲜各地的志愿军陵墓,他们当中有曾经入朝参战的老战士,有烈士的后代,也有渴望了解这段历史的人们。

  以不同的方式,中国人民把英烈、把历史刻在了心中。

我国高级军事代表团赴朝祭奠志愿军烈士侧记 相关的内容:

关于 我国高级军事代表团赴朝祭奠志愿军烈士侧记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