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织梦云 > 网上娱乐平台APP >
网上娱乐平台APP

官员车延高获鲁迅文学奖引热议多名诗人批评

2018-07-11作者:采集侠来源:网络整理次阅读

官员车延高获鲁迅文学奖引热议多名诗人批评

官员车延高获得鲁迅文学奖引发舆论关注


官员车延高获鲁迅文学奖引热议多名诗人批评

雷抒雁


官员车延高获鲁迅文学奖引热议多名诗人批评

丁帆


  越来越小众的文学,已经很少再能激起人们的关注了。

  10月19日,第五届鲁迅文学奖公布,因诗集《向往温暖》获奖的湖北省武汉市纪委书记车延高成为话题人物。他的诗作《徐帆》被网友翻出,因为口语化而被戏称为“羊羔体”。于是。本届鲁奖由“羊羔体”“纪委书记”“官员诗人”等关键词连缀成的一起网络热点事件,备受舆论关注,有人直指其评选的公正性和权威性。

  其实,鲁奖每年揭晓都伴随着业内、读者的质疑,平庸说、黑幕说,不一而足。有批评家认为不仅是诗歌,短篇、中篇小说也存在着很大水分。有业内人士直接道出幕后“跑奖”“买奖”的潜规则。有人认为,作为国内最高文学奖项之一,鲁奖与“最高”“鲁迅”这样的字眼太不匹配。

  不只是鲁奖,包括茅盾文学奖、老舍文学奖,每次奖项一公布,多多少少都会遭到质疑。但这已然成了文学奖的常态。于是,有的写作者干脆对国内文学奖项失去信任,得到未必欢欣,不得未必失落。

  参与鲁迅文学奖评选的著名学者丁帆也表示,谁也不敢说这些获奖作品能够代表当前文学创作最高水平。文学奖的信任危机背后,其实是文学的危机。

  先来看一首诗

  先来看一节诗:我来的时候一朵荷花没开/我走的时候所有的荷花都开败/像一个白昼轮回了生死/睁开大彻大悟的眼睛/一只是太阳,一只是月亮/脚下的路黑白分明/命运小心翼翼地走/……/而一夜湖风,用一支笛子/吹老了整个洪湖(节选自《一瓣荷花》)

  要是不署名,这首诗起码不会在网络上引起任何暴风骤雨。这诗虽说不上多么的好,但也不至于被讥讽地创造出个什么“体”。是的,写这诗的人就是这两天来很是火爆的“羊羔体”作者、武汉市纪委书记车延高。

  翻开车延高的诗集《向往温暖》,第一首,就是上边的《一瓣荷花》。

  这本诗集排在公布出来的诗歌类获奖名单的第二位。在结果公布出来后,他的诗集没多少人理会,倒是他发表在博客上的几篇旧作被翻了出来,并引发了热烈讨论。尤其是他写的《徐帆》一诗在微博()上被转发数次:徐帆的漂亮是纯女人的漂亮/我一直想见她,至今未了心愿/其实小时候我和她住得特近/一墙之隔/她家住在西商跑马场那边,我家/住在西商跑马场这边/后来她红了,夫唱妇随/拍了很多叫好又叫座的片子。

  网友批评这首诗根本不像诗,更像是在写作中不停按下回车键的成品,并将之命名为“羊羔体”。评论者认为,这首诗代表“回车键里出官诗”的时代来临。

  批评者中也不乏诗人。

  诗人、作家韩东说:“什么人写诗不是问题,官员能写诗,职员也能写诗。卡夫卡就是一个职员,这跟他的职业没有关系。”韩东的诗歌以简约而精粹著称,仅就他看到的那两首诗而言,“写得很差”。有人将同样是大白话的“羊羔体”和“梨花体”作比较。韩东认为,这个不好比较,这完全是外观上的看法。“口语也有高级和低级之分,赵丽华虽然算不上特别好,但当然比他强很多,她瞄准的那些东西还不错,就我看到的那两首诗而言,很庸俗。”

  诗人尹丽川发微博评价:“看了!写得不算最烂,是较烂,比较符合时代特征。”

  诗人蒋蓝阅读《徐帆》后直言:“在我看来,这是一首意淫式作品,是对中国诗歌的妖魔化。”而在浏览车延高其他诗歌后,蒋蓝分析,“从专业角度看,我认为他的写法可以称之为青春期诗情的超期服役,每个人在青春期都会有诗情(用诗表现情绪),但他的诗情很顽强,延续到现在。当然,其作品里有关注现实的内容,作为一个官员,观察民生体恤百姓无可厚非,但这些作品基本与诗歌没有关系”。

  有网友看到车延高的《徐帆》后,想起西川的《献给玛丽莲·梦露的五行诗》:这样一个女人被我们爱戴/这样一个女人我们允许她学坏/这样一个美丽的女人/酗酒,唱歌,叼着烟卷/这样一个女人死得不明不白。言下之意,同样是写明星,差距怎么这么大。于是有人调侃:鲁迅先生千万别生气啊,小沈阳讲话:哎呀,妈呀,这能上那俺也能上!

官员车延高获鲁迅文学奖引热议多名诗人批评 相关的内容:

关于 官员车延高获鲁迅文学奖引热议多名诗人批评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