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织梦云 > 网上娱乐平台APP >
网上娱乐平台APP

功勋测量船远望一号退役 曾见证东方红二号飞天

2018-07-11作者:采集侠来源:网络整理次阅读

功勋测量船远望一号退役曾见证东方红二号飞天

江南造船厂人欢迎游子归来。


功勋测量船远望一号退役曾见证东方红二号飞天

远望一号


  在茫茫的人海里,我是哪一个?在奔腾的浪花里,我是哪一朵?在征服宇宙的队伍里,那默默奉献的就是我;在辉煌事业的长河里,那永远奔腾的就是我。不需要你认识我,不渴望你知道我,我把青春融进、融进祖国的江河……

  金秋10月近末的这些天里,中国卫星海上测控部基地内,时时飘荡着这样的歌声。歌,原本是写给那些为中国航天远洋测量默默奉献的人,但此次,他们把这首歌献给一艘在陪了他们整整32年后即将离去的船——远望一号。

  老一代远望人 送别故友

  10月21日下午5时许,落日的余晖洒落码头,为静静停靠在那里的远望一号披上一层金黄纱巾。千百人的注视下、32秒汽笛鸣响中,进行着一场为它送行的简短仪式。从此时起,远望一号将正式退出中国航天远洋测量舞台,被赠与曾一手打造它的江南造船厂,用作科普和爱国主义教育而供市民参观。

  没想到第一次登上远望一号就是为它送行的时刻。“我国自行设计建造的第一代综合性航天远洋测量船。曾44次远征,足迹遍布三大洋逾44万海里,圆满完成57次重大科研试验任务,被称作中国的‘海上科学城’。”这样的描述,见于舱内的船史陈列室。寥寥数语,勾勒出一个属于远望一号的时代,一段属于远望一号的辉煌。

  为了这次送行,许多如远望一号已完成航天远洋测量使命的老远望人都来了。苍苍白发、颤巍身形、蹒跚脚步聚在了那满是离情别绪的黄昏码头。“老朋友要走了,得来送送。”年近8旬的远望一号第二任船长严骏华对记者说。

  他们当中,时间最长的已离开“老朋友”几十年。再次踏上远望一号的甲板,老人们早已激动得热泪盈眶。“没变,只是这里换成不锈钢了。”70岁的远望一号原总工程师陈道桂摸着船舷对着身边人轻叹。这话引起不知是谁的附和,“是没怎么变,老陈你去里面看,以前咱们打牌那地方还老样子。”“哦?是船长室旁边那间屋吗?我得去看看。”几个老人说着就相扶着去了。

  远望一号的船舱低窄,还有些暗塞,条件比起记者曾见过的最新一代远望6号船相去甚远。但每个角落都能唤起老人们的记忆,引发一串唏嘘感叹。脚下那略有倾斜行走不甚便当的船舱过道,也曾是当年故事的主角——“老钱,记得那时候我们打乒乓球,支个台子怎么支总不平,只能一边高一边低,那样凑活着一打就是二十几年。”“记得,谁站在高的地儿谁赢呗。”

  牌友、球友、战友们相聚,总有说不完的话,七嘴八舌且行且停直至夜色渐浓。却不知谁喊一声,“老船长来了,老船长来了。”这句话的效应是那样强烈,所有的老人都探头下看,然后几乎立时向来者跑去。

  被簇拥在人群中的戴帽老者叫臧发惠,远望一号首任船长。他因为中风住院而将缺席此次聚会的消息,曾让老远望人非常遗憾。“还是老脾气,谁都拗不过他,说什么都要来。”臧老的夫人一脸关切和无奈,却很快被几个当年的老姐妹拉去嘘寒问暖,聊成一片。而臧老这边,“老船长啊,大伙刚才还说起你呢,想念得很啊。”“老船长,都说要去医院看你呢,身体不要紧吧?”“老船长啊……”

  “好好好,大伙都来了,都来了。”臧老话不多,只是不停地握手、把臂、揽肩;不停地笑;不停地看着眼前岸边那个留下他8年青春记忆的“老朋友”。有人提议在远望一号前合个影,臧老站中间。“等一等。”老人郑重地摘下帽子,连同拐杖交给助手后努力挺直,这才对着镜头,笑开了一朵花。

  远望一号的 传奇一生

  好不容易等老人们平复激动心情,选坐一处能近距离看着远望一号的所在,记者得以听他们讲述这艘功勋测量船的前世今生。

  在正传中关于远望一号的传奇始于1977年8月31日,那是它正式下水的日子。但在陈道桂的讲述中,这个时间应该大大提前。“随着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成功引爆,第一颗人造卫星顺利升空。为满足远程运载火箭和同步通信卫星试验需要,1965年,周总理提出‘研制中国自己的航天远洋测量船’。1968年,毛主席批准航天远洋测量船研制计划,列入国家重点建设工程。”

功勋测量船远望一号退役 曾见证东方红二号飞天 相关的内容:

关于 功勋测量船远望一号退役 曾见证东方红二号飞天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