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织梦云 > 网上娱乐平台APP >
网上娱乐平台APP

据称上海房管副局长陶校兴已开口交代相关情况

2018-07-11作者:采集侠来源:网络整理次阅读

  陶校兴案最大的谜团——被查主因,一直猜测不断,而随着主人公陶校兴(职务?)开口交代相关情况,真相正浮出水面。

  帝景苑旧账,或许只是冰山一角,陶被查真正的原因或许来自关系更大的公众利益层面——政府配套房建设项目。

  以本报记者掌握的最新情况显示,陶校兴及跟随他的“利益团体”,在过去的多年中,扮演了上海配套房建设这一庞大系统工程的“粮仓老鼠”角色。

  10月12日,上海市住房保障与房屋管理局(下称上海房管局)内部在处级及以上官员层面中对陶被查进行了通报。

  本报记者从核心渠道获悉,上海房管局在最近一次的内部工作会议上进一步通报了陶案进展,陶校兴已经开口交代相关事情,目前调查的重点锁定在其在职期间,利用职权将上海市配套房建设项目工程“打包给其亲戚名下的公司操作”。

  “这显然是比帝景苑项目上的问题更具有想象的领域,上海市配套房项目多年以来的规模非常巨大,而运作、主管、审批这些项目的利益链条中,仅工程建设招投标这一个环节,就有巨大的权利。”内部知情人士向本报透露。

  上海房管局的数据显示,上海市配套商品房建设实施以来,累积为约25万户各类动迁家庭提供了政策性商品房源,市属配套商品房基地涉及宝山、嘉定、青浦、松江、闵行、南汇、浦东等七个区共15个基地,规划总用地面积约21平方公里,规划总建筑面积约2132万平方米。

  有曾参与过上海市相关保障性房地产项目开发的开发商人士告诉记者,尽管在政策法规、具体运作等多个层面,上海政策性住房项目建设的透明度持续提高,但在这一过程中,不可避存在以权谋私的空间。

  “目前,这一方面问题的调查还需要进一步深入,包括陶校兴本人也还需要交待更为详细的情况,包括‘打包工程’的具体情况等。”上述知情人士透露。

  本报独家掌握的情况还包括,陶的亲戚中,陶校兴的弟弟陶校林,名下常年经营着以“建筑工程施工、房屋拆迁、土方挖运”等为主要经营范围的相关公司。

  “我和哥哥没有外界所猜测的经济层面的联系,我的经营和他也并不相干。”10月19日,陶校林对本报记者表示。但两天之后的10月21日,陶校林手机则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作为上海市房地系统的元老级人物,虽然陶校兴在房、地分家之后仅分管政策法规、行政复议和诉讼、行业科技、教育培训、机关后勤服务等管理工作,但在2008年之前长达近8年之久的时间里,陶则是这个系统里不折不扣的实权派人物。

  据本报了解,陶校兴实现将有关项目的建设工程“打包给其亲戚名下的公司操作”,主要是通过插手这些项目的招投标环节为主要方式实现的。

  “要插手一些配套房工程建设的招投标环节,对陶当时的权力来说,轻而易举。”上述知情人士坦言。

  问题正在于此。国家及上海市相关的政策有明确规定,房地产等项目建设的招投标必须透明、公正、公开,而在近几年中,相关针对性的法规政策也在持续完善中。招投标尤其是涉及配套房项目,相关规定明令禁止人为干预。

  早在1998年初,上海市建委、市住宅发展局《关于加强本市住宅配套建设管理的若干意见》即明确要求“加强住宅建设项目的招投标管理和施工管理”。

  建设部2001年6月1日起施行的《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础设施工程施工招标投标管理办法》更为明确规定,“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础设施工程(以下简称工程)的施工单项合同估算价在200万元人民币以上,或者项目总投资在3000万元人民币以上的,必须进行招标。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建设行政主管部门报经同级人民政府批准,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规定本地区必须进行工程施工招标的具体范围和规模标准,但不得缩小本办法确定的必须进行施工招标的范围。”

  随后,上海市针对本地的相关保障性住房工程进一步出台严格法规,2005年的《上海市配套商品房和中低价普通商品房管理试行办法》明确要求“第十条配套房和中低价房建设项目采用项目招投标形式,确定房地产开发企业。中标的房地产开发企业同时获得土地使用权受让人资格和建设主体资格。”

  就在上述相关政策的“完善周期”,也是陶校兴在上海市房地系统权力的最鼎盛时期。

  陶究竟具体采取哪些方式人为干预,目前包括陶本人交待和调查的进度,更详细的细节有待公开。

  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上海房地系统的内部资料,对当时建设工程招投标中的问题做了详细的描述。

据称上海房管副局长陶校兴已开口交代相关情况 相关的内容:

关于 据称上海房管副局长陶校兴已开口交代相关情况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