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织梦云 > 网上娱乐平台APP >
网上娱乐平台APP

长沙九区县一把手公开述廉披露私生活(图)

2018-07-11作者:采集侠来源:网络整理次阅读

长沙市天心区委书记夏建平发言表示自己没有经商办企业。

长沙市天心区委书记夏建平发言表示自己没有经商办企业。


  首推述廉公开化吏治新政  民众期盼监督落到实处

  《法制周报》首席记者 朱春先

  11月6日,长沙市会议中心,中共长沙市委十一届十四次全体(扩大)会议在这里举行。

  “在生活中,我不进歌厅、舞厅,也不去高档娱乐场所。”这是“一把手”们在会上关于个人生活的披露。

  关于不当得利、贪污受贿,等等,九个区县书记分别表态:“这些年家里没有办过喜庆事宜,更没有收礼敛财。”“没有在区里安排一个家属、亲戚和朋友就业。”“对待红包、礼金、购物卡等我都是能拒则拒,实在无法当面拒收的都在事后退还或上交纪委。”

  《法制周报》记者了解到,这场长沙吏治史上首次以“一把手”为主角,亮家底,曝家私的“公开述廉”活动,整整进行了3个小时。

  值得一提的是,长沙市此次推行的领导干部公开述廉举措,引起了湖南省委、省政府的高度关注。湖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黄建国亲自出席了此次会议,并在会上高度赞扬了长沙市的做法。

  一场高调的考“官”仪式

  2010年10月28日,《法制周报》记者在芙蓉区杨家山社区、雨花区雅塘村社区随机采访过5位居民。

  问题是这样的:“领导干部最神秘的地方是什么”、“你对领导干部最不满的是什么”、“你最希望领导干部公开的是什么”。

  得出的答案出奇地一致。

  领导干部最神秘的是他(她)和他(她)的家人,平常都有些什么样的生活习惯;对领导干部最不满的是利用职权为自己和他人谋利;最希望领导干部公开的是他的收入来源与经济状况。

  在绝大多数群众的眼中,领导总是出现在台上。更有人甚至觉得,领导干部区别于常人,不食人间烟火,是这个社会最神秘的一群人。

  这种差不多可以用“常识”二字来定义的社会印象,最近在长沙市被一场公开的述廉活动中被颠覆。在这场有数百名市委委员、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媒体代表参加的大型活动会场里,领导们像一群应考的学生一样,站在话筒前,细述家事,自曝家底。

  11月6日,也就是记者进行上述调查之后的第9天,在长沙市会议中心,中共长沙市委十一届十四次全体(扩大)会议在这里举行。参加会议的除全体市委委员、候补委员外,还有不是市委委员、候补委员的在职副市级以上领导和市纪委常委、市巡查指导组全体成员以及省纪委、省委巡视组领导及部分“两代表一委员(党代表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代表公众知情权的新闻媒体代表,被特别邀请见证了会议的全过程。

  天心区委书记夏建平说,我和家人没有以个人名义,或者借他人名义经商、办企业。

  夏建平的这一公开表示,为人们对领导及其家人工作生活的神秘性,揭开了一个打探的窗口。

  对领导干部利用职权,其中最典型的是利用干部职务调整之机收敛钱财(很多贪官落马后都被揭示有这一情节),芙蓉区委书记钟钢的话掷地有声:“三年来,全区共调整干部10批349人次,新提拔的干部中一半以上来自基层和一线。”

  “明确单位一把手不直接分管财经,规定凡是一次性接待超过一万元的开支,必须报分管县级领导审批。”长沙县委书记杨懿文,则从财经纪律和制度约束方面,坦陈了他治下的干部管理。

  平常几乎不太可能听到的领导对私生活方面的“交代”,在这次大会上,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

  “我个人没有干预和插手工程项目承发包、政府采购等市场经济活动。”“没有为企业和个人就政府工程招标打过招呼、写过条子,也没有亲戚朋友单独或与人合伙在辖区承揽工程。” “我从未违规同意、授意或默许批准借贷、调拨、挪用财政资金。”这是九个“一把手”就相关话题作出的表示。

  芙蓉区委书记钟钢、天心区委书记夏建平、岳麓区委书记赵建强、开福区委书记张迎春、雨花区委书记周杏武、长沙县委书记杨懿文、望城县委书记黄佳惠、浏阳市委书记易佳良、宁乡县委书记黎石秋次第登场,分别讲述了个人以德守廉的情况。

  一位曾接受记者调查的雅塘村居民李养正,在当天晚上看了相关电视新闻后,主动打电话给记者说,“市里面搞的这次公开述廉活动,第一次让普通群众了解到了这些平时颇为神秘的领导们的私生活,包括他们的工作圈、生活圈、社交圈。让我们感觉到,领导离我们不再遥远,这对和谐干群关系,促进各项工作开展大有好处。”

  官员的“透明化”吏治之路

长沙九区县一把手公开述廉披露私生活(图) 相关的内容:

关于 长沙九区县一把手公开述廉披露私生活(图)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