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织梦云 > 网上娱乐平台APP >
网上娱乐平台APP

四川3名在矿洞内中毒死亡官员被疑拟入股煤矿

2018-07-11作者:采集侠来源:网络整理次阅读

四川3名在矿洞内中毒死亡官员被疑拟入股煤矿

11月3日,三名官员中毒身亡的矿洞口已再次被封闭。本报记者 张寒 摄


  ■ 核心提示

  四川开江县的三名“副局长”,在10月30日这一天,中毒身亡于一个深山里的矿洞。三人分属不同领域,但都与煤炭管理无关。

  这起事故,以其神秘色彩引起广泛关注。他们去一个封闭的矿洞做什么?

  调查显示,当地官场与“煤场”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又跟这起事故一样,真相难寻。随着死亡事件发生,矿洞再次封闭。一切成了一个谜。

  一个周末,一个非法小煤窑,三名“副局长”中毒死亡。

  10月30日发生在四川开江县的这起事故,媒体报道用了“离奇”。

  三人生前的身份分别是:陈烈华,33岁,开江县广电局副局长;张晓瞳,47岁,县公安局副局长,主管刑侦;崔仕常,54岁,已退休,之前为县广播电视局副局长。

  10月30日上午,他们开了一辆警车上了该县的何家山,后来被发现身亡于一处已封闭的小煤窑内。

  他们的职务与煤矿没有关系。没有人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

  有的只是坊间的各种猜测和议论。

  他们的死亡,带来当地对小煤窑的又一次整顿。当地执法部门说,执法行动经常进行。但小煤窑治理一直存在困境。

  深山被封的矿洞

  它内含优质煤,同时又是一个风眼井,几个煤窑靠它通风。洞口写着:此地危险

  这是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

  开江县回龙镇保和寨村何家山,只有土路。最陡的地方,路像直插到空中,摩托只能推过去。到后来,路断了,只能步行。

  路上堆满了散落的松针和被雨水沤烂的叶子。

  没有路。事情发生后,村民砍掉很多荆条,也需要抓着树枝勉强通行。步行四十多分钟后,到达那个矿洞。

  “不了解的人,是绝对找不到的。”回龙镇安全管理办公室李少祥说。这个矿洞太隐蔽,他们最开始检查时,常满山遍野找半天。

  这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矿井,只能称为一个矿洞,因为从未开采。2005年,这个洞被保和寨的村民挖开,挖到十几米就被发现,于是停止了挖掘。

  之后,这片山陷入“主权之争”。宣汉县和开江县都认为这片有着400亩林地的山是自己的。

  因“主权”不明,也就成了两不管地带。

  在这个暂时的真空里,“不明身份的人”断断续续开始了挖掘。

  “五年挖了不到一百米。”李少祥说。期间历经了捣毁、封闭、重挖。

  保和寨的村民说,这个矿洞挖到90多米的时候,见到了煤。“很漂亮的煤层”。熟悉这一带煤层的人说,这里的煤可以算优质电煤。电煤在今年10月份涨价,一吨可以卖到约400元。

  李少祥说,这个矿洞他们巡查过二十多次,从未见过挖洞的人。有很多次,他们在山下接到举报,等上来,人已不见了。“他们在高处,一瞭望就知道有人来了”。

  今年8月10日,李少祥和同事再次到这个洞前,将洞口用水泥加固。

  “路难走,水泥太重了。”他说当时只带了20多公斤水泥,不够用,就用沙土混着封住了。“没想到真会有人把这个打开”。

  这个洞虽然从未采过煤,但是却连着邻县宣汉的几个煤井。

  它是一个风眼,地势最高,几个煤井都借着这个井通风。在开江,几个煤井用一个通风井并不罕见。对于非法小煤窑来说,这是保证空气流通的安全措施。

  这意味着,几个煤井的废气,最终都会流通到这里。打开矿洞,会有大量废气迅速冲上来。

  矿洞旁边,有几个红字,“此地危险”。

  神秘的死亡

  村里人猜测,陈烈华年轻,发现不对立刻往洞口跑,衣服都爬烂了,还是来不及了

  意外还是发生了。

  10月30日,天气晴朗。

  根据后来官方通报的信息,那天一早,崔仕常约上陈烈华、张晓瞳,由张开私家车,朝何家山而来。

  在保和寨村口,张晓瞳调转车头去了回龙镇派出所。

  回龙镇派出所一名副所长称,张到派出所后,说因工作需要,需要一辆越野警车。“分管刑侦的副局长调一辆车,我们不可能不给”。

  派出所长将所里唯一的一辆皮卡警车交给了张晓瞳。

  村民何白云在上午十点钟左右看到三人驾警车上山。“一看是警车,以为是来检查的。”村民都没多想。

  在路上,这辆警车曾压到一个干活的村民的衣服。张晓瞳下了车,看到衣服没事,继续前行。

  车最终开到了路的尽头。

  下午五点多,保和寨一个村民接到陈烈华父亲的电话。电话是询问有没有看到一辆车上山。

  何白云、何国六等三人开始满山找人。

  先找到了警车。何白云说,当时大家想,也许警车上的人去检查矿洞了。

  到了矿洞,先看到的是一件挂在洞前的外套。洞口的石块被抽掉了六七块,散落在地上,有一个仅容一人钻过去的洞。

  矿洞有股难闻的味道,看进去“雾蒙蒙的”。模糊中看到有个人趴在地上,距离洞口大概五米,头朝洞口方向。

  那个人是陈烈华。村里人猜测,他年轻,发现不对,立刻往洞口跑。衣服都爬烂了。但还是来不及了。

  十多分钟后,陈烈华的亲属到了现场。

  他的岳父在矿洞附近找到了另外两件外套。村民才反应过来,里面应该有三个人。

  另外两个人都在距离洞口二十多米的地方死去。张晓瞳手中的电筒,一直亮着。

  陈烈华的母亲一直在洞边哭。“她一直在说,你到井里干什么嘛!”

  没有人知道他们上山之后发生了什么。本来,下午张晓瞳要参加一个老干部的追悼会。下午两点,县公安局的领导联系不到他。

  晚上七点,回龙镇派出所将张晓瞳借警车的事情上报。

  凌晨三点五十,三人的尸体被抬出矿洞。没有路,村民拿镰刀割出一条小路,用棒棒把三个人抬到山下。

  矛盾与谜团

  李少祥感到纳闷,张晓瞳当过很久的法医,他怎么会忽略中毒的可能性

  三人为什么会在周末到这个矿洞?“真实的原因只有他们三人知道。”开江宣传部的官员说。

  剩下的多是猜测。陈烈华的外婆说,他们是去游玩。

  这个说法被村民质疑。“那个矿洞我们有些村民都不知道,太偏僻了。”保和寨村支书何卓厚说,“他们除了看矿,还能干吗?”

  他们的职务,跟煤矿扯不上关系。政府通报说,他们到矿洞是个人行为。

  据开江一名政府官员说,陈烈华和崔仕常是同事,比较熟悉。崔仕常和张晓瞳有一点“转弯亲”。

  陈烈华曾在开江县乡镇企业局工作了近十年。开江堰塘煤矿的一名职工说,这期间陈烈华跟煤矿企业打过较长时间的交道。

  崔仕常和煤矿的联系,要追溯到十多年前。他曾在开江出煤最多的乡镇之一新太乡做乡党委书记多年。

四川3名在矿洞内中毒死亡官员被疑拟入股煤矿 相关的内容:

关于 四川3名在矿洞内中毒死亡官员被疑拟入股煤矿 的评论